海信划转华通,城投接手双星……青岛国资正在下一盘大棋

当国企改革步入“深水区”,除了被改革的企业主体聚焦在了镁光灯下,越来越多的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也从幕后走向台前。

日前,海信集团有限公司股权已100%划转至青岛华通国有资本运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至此,海信集团层面混改基本完成。

去年,《双星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混合所有制改革实施方案》获批的同时,青岛市国资委将双星集团100%国有股权无偿划转至青岛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两朵“金花”的股权均被无偿划转,再加上早些年的青岛食品等,越来越多的国资国企被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收入麾下。

海信划转华通,城投接手双星……青岛国资正在下一盘大棋

这背后究竟有何深意?

国有资本运营公司与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被称为“两类公司”,是国有资本市场化运作的专业平台。青岛将国企股权交给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是完善以管资本为主的国有资产监管体制,实行国有资本市场化运作,为国企提供强大的资源平台、培育机制和市场活力的重要举措。

双星集团划转城投后,引入了启迪科技城集团有限公司等三家战略投资者和“职工持股平台”;海信集团划转华通的同时,也顺利寻得了战略投资者;在华通的推动下,青岛食品正冲刺转板上市。

打造更加市场化、专业化、平台化的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既是改革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的关键举措,也是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重要内容,将成为国企改革和经济融合高质量发展的推动力。

目前,青岛“两类公司”改革试点工作进入全面推进阶段,青岛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的作用正在逐步被放大,接下来,青岛国企改革的大戏将会更加精彩。

1、青岛“两类公司”动作频频

海信划转华通,城投接手双星……青岛国资正在下一盘大棋

1月6日,青岛市政府印发的《海信集团有限公司改革调整的通知》提到,海信集团有限公司股权已100%划转至青岛华通国有资本运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自去年以来,在青岛市委市政府、市国资委的推动下,海信集团深化混合所有制改革以旗下最大二级子公司海信电子控股为主体,引入具有产业协同效应、能助力海信国际化发展的战略投资者,形成更加多元化的股权结构和市场化的公司治理结构。在海信电子控股增资扩股完成后,海信集团公司股权将100%划归华通集团,海信集团有限公司不再列市直企业管理。

此次混改,除了标的海信,和引入的战略投资者青岛新丰,全盘接手海信集团股权的华通集团也备受瞩目。

2020年是国企改革三年行动的第一年,青岛两次在市属企业集团层面的混改“破冰”行动,都有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持股的身影。

去年4月,青岛市国资委印发《双星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混合所有制改革实施方案》,明确提出,青岛市国资委将持有的双星集团全部股权划转至青岛城投集团持有。

从华通、城投,到国信、西发、国投,青岛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去年以来动作频频,在国有资本投资领域站上“C位”:

城投集团完成青岛航空股权收购,实现以城市命名的航空公司回归青岛,同步启动股权多元化改革;

青岛国际机场集团持有的青岛农商行5亿股股权无偿划转给城投集团;

国投公司承办国有资本股权制投资基金;

海发集团支持理顺澳柯玛上市公司股权关系,与出版集团开展股权投资合作,圆满解决青岛碱业股权划转历史遗留问题。

当然,如何更优地接手、投资、运营国企,是青岛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一直以来探索和实践的重点。

以华通集团为例。华通集团成立于2008年,由青岛市原3家国有资产经营公司整合组建,履行政府投资与资本运营受托主体职能,实际控制人为青岛市国资委。截至2018年末,公司全资、控股企业包括青岛食品、青岛宏达塑胶总公司、青岛孚德鞋业、青岛钟表总公司等。

立足智能化先进制造业投资运营的华通集团,在2011年,接盘青岛食品,此次将规模庞大的海信集团收入麾下,资产资源版图实现再扩容。

2、探索市场化运营国资的新路径

国企改革,意在提高国有企业的活力和竞争力,更好的发挥国有经济的主导作用,进而激活和促进整个国民经济。要实现这一愿景,就必须在监管体制和市场化运作之间找到平衡点。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起到关键性作用。

国有资本运营公司与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被称为“两类公司”,是国有资本市场化运作的专业平台。早在1988年,国务院发布《关于投资管理体制的近期改革方案》,开启了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的发展历程。

经过30多年的发展,其作用不断被放大。近年来,将国企股权交给国有投资运营公司,实现以管资本为主的国有资产监管体制,并为国企提供了强大的资源平台、培育机制和市场活力,成为地方国企改革的重要路径。

青岛成为探索践行该路径的先行者,同时,越来越多的城市加入。

去年8月,厦门国有资本运营有限责任公司正式揭牌运营。按照厦门市委市政府关于新时期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意见,除改组为国有资本投资公司及金融类、文化类企业以外,其余厦门市属国有企业的股权未来将分期分批划转由这家公司持有,由其采取市场化方式进行国有资本运营。此举被认为是厦门国有资产监管从“管企业”向“管资本”的重要转变,是该市国企改革的里程碑事件。

这条路径也贯穿于一些知名的混改案例。

去年9月,徐工集团工程机械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徐工有限)混改正式落地。而完成混改的第一步,就是徐工集团将其持有的部分徐工有限股权转让给江苏省国信集团有限公司、建信金融资产投资有限公司和交银金融资产投资有限公司。由于此三家投资者均具有国有背景,可实现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随后,徐工有限建立一个员工持股平台,增资扩股引入十二家战略投资机构。

3、能管会管,还有资源

海信划转华通,城投接手双星……青岛国资正在下一盘大棋

对混改企业来说,无论是股权转让还是无偿划拨,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的入驻,除了有效监管,带来更多的是专业化、市场化的资本运作,和平台资源。

借道混改,双星获得了专业化的平台资源。

青岛城投集团肩负着打造青岛市国有资本市场化运作专业平台的重任,汇集了资本、人才、创新等资源的专业投资运营平台,2019年集团资产总额达2300亿元,金融资产规模突破800亿元,为3000多家中小企业提供金融服务,管理各类基金35只。据了解,仅2019年就有上百家央企、头部企业和金融机构寻求与城投集团的合作,储备27个优质项目,落地项目10余个、在谈项目上百个。

不仅能管、会管,还握有大把资源可供配置,城投为双星突破发展瓶颈、激发活力提供平台机遇。双星集团被城投接手后,引入了启迪科技城集团有限公司、青岛西海岸新区融合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山东省鑫诚恒业集团有限公司三家战略投资者和“职工持股平台”。这些战略投资者,不仅带来资金,更带来支持双星实施新战略、打造千亿级企业的产业资源。

启动混改或是牵手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后,国企有所破题的案例还有很多。

海信所在的家电行业,正是中国市场化程度最高、最开放、竞争最激烈的行业,在美的、格力、TCL、创维等同类家电企业中,海信也是最后一家启动改革的国有家电龙头企业。海信集团股权划转给华通的同时,顺利寻得了战略投资者,引入更加灵活的市场机制,激发公司活力、提升效率,借助与战略投资者的产业协同效应,将加速公司的国际化发展战略。

从上世纪90年代末起,青岛食品就致力于资本上市,但因为种种历史原因一直处于断断续续的状态。直到2011年,青岛食品随着青岛益青公司划入华通集团后,上市工作又重新提上了议事日程。2018年,青岛食品正式在新三板挂牌。去年,青岛食品在青岛证监局进行辅导备案登记,正式冲刺转板上市。

4、改革试点打开新突破口

海信划转华通,城投接手双星……青岛国资正在下一盘大棋

2020年,青岛国企改革攻势交出令人满意的答卷:

截至11月末,青岛市域国有经济总资产规模4.48万亿元,主业营收1.17万亿元,利税总额1337亿元;市属企业混改取得明显突破,市属企业完成各级混改项目36项,吸引社会资本27.7亿元;按照混改企业资产规模,市属企业整体混改率达71%;12月11日,青岛市获批开展国家区域性国资国企综合改革试验。

然而,与前排城市相比,青岛仍有较大提升空间。

2016年以前,青岛市属国企的资产总额一直领先深圳,而现在,深圳已经到了3.6万亿,青岛仍徘徊在2.3万亿附近。

“深圳市国有企业改革发展坚持市场化导向、市场化主体、市场化运作,国企突出主业、聚焦主责,干国企应该干的事。”青岛市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主任马卫刚曾表示,深圳市将政府资源进行市场化配置运作的国资国企改革经验值得青岛学习借鉴。

青岛正在借鉴突破。

近年来,中央和地方陆续改组组建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推进“两类公司”的改革,以发挥专业平台作用,促进国有资本合理流动,优化国有资本投向,更好地实行国有资本市场化运作。

以此为突破口,青岛率先启动了城投集团、华通集团、西发集团、国投集团这四家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改革试点。试点改革将在宏观层面上为他们提供更多的经营自主权。根据国务院国资委清单,授权放权事项涉及战略规划、主业管理、产权管理、股权激励等诸多方面。

微观层面上,四家企业自身将继续完善企业法人治理结构,同时推进经营机制市场化改革和创新。

完成改革后,四家企业将充分发挥资本运作平台作用,优化国有资本的投向,向核心领域集中,促进国有资本的合理流动,提高国有资本配置和运营效率。

运用“市场的逻辑,资本的力量”,是青岛在试点改革中,提升“两类公司”乃至国资整体实力和价值的重要依据。

去年,时任青岛市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副主任的臧毅杰曾表示,目前青岛国有企业上市是短板,只有10户,与省内其他地市相比还有较大的差距。为了尽快追上差距,青岛市国资委也制定了3年国企上市计划,争取到2022年,将现有的10户上市国企,达到30户左右。通过运用多种手段、多种途径,将企业送到上市平台。

此次这四家改革试点公司将控股上市企业的数量也明确列入发展目标中,透露出一个明确信号——青岛市有意借助国资这一坚实的资本,推动更多企业上市,并以国有资本覆盖更广泛的资本市场。显然,通过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改革试点,是在短期内实现上市目标的有效途径。

未来,更专业化、市场化的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将链接资本等资源,推动国企上市。四家企业还将承担起“摸石头过河”的角色,为随后打造国有资本市场化运作专业平台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模式。踏着密集的鼓点,青岛国企改革已经开启了新征程。

作者|长亭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艾达财经观点,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本文系作者授权艾达财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