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南墅石墨矿数亿国资何去?(转载)

  青岛南墅石墨矿数亿国资何去?

  青岛石墨股份有限公司:始建于1943年,从日寇手中接管,原为中央直属,印章是“中共南墅石墨矿”,文革后下放到山东省建材局直管,印章是“山东南墅石墨矿”,1983年10月划归青岛市建材局所管,一直为国有企业。1996年3月改制为“青岛石墨股份有限公司”,成为国家控股的国家大型二级企业。

  该企业由建国初的1953年开始为国家负担石墨科研项目,曾承担了国家原子弹,氢弹等军工必须的科研产品的研制生产,填补了多项世界技术空白。拥有国家级的科研所和实验化验检测设备,是石墨产品国家便准制定解释权单位,是山东商检产品进出口化验认证资质单位,有大型自备发电厂,铁路专线,及转运站仓储库房,机械制造厂,采矿厂,选矿厂,石墨加工制品厂,运输公司等十五个分厂,占地面积3.4平方公里。在八十年代,其主要产品获两项国家金银质奖,国家企业管理奖,一度受到国家总理的嘉奖。

  该企业生产的石墨产品于1953年开始出口,出口地区多达100多个国家,早年是青岛地区唯一的出口创汇企业。多年来企业的石墨出口一直是商检局免检产品,年出口创汇2000多万美金。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国家二级企业,却在2006年宣布破产!现更名为 (青岛海湾集团)3422名把青春热血都撒在了为之信任,为之自豪的企业职工们,此时他们曾经引以为豪的企业正在将他们推向流浪乞讨的生活境况,大部分干部 职工都是无比愤恨,就好像悲观绝望到自己的家没有了似的。。。。。。。(后来从执法人员口中得知,该企业不是破产,是重组,也是假破产)。

  究竟是谁导致企业经营到如此境况?该不该问责制造企业假破产,国有企业变为己有,逃避国家银行债务,侵吞国家利益的人呢?

  经本报记者调研获知,企业由胜转败的原因由已下几点:

  一:1996年3月,企业改为“股份制”之前,那时,企业名称为“山东省南墅石墨矿”,矿长是郑兆铎,该矿长在企业改制前调任青岛市建筑材料工业局局长。在职期间,企业经济潜亏很大。因此,他离任时无人愿意接任处理经济缺口,只有按顺序排列接任,这样责任就落到当时的第一副矿长朱德仁身上。朱德仁上任后首先是吧工程技术人员与电子工业部签订的《西安显像管合作协议》私自转让给烟台市西特公司,赚的一笔经济利益。然后将企业连接国家铁路的支线小铁路拆掉,并卖掉路轨,在其任职不到两年期间,拖欠职工工资长达七个月。1996年3月利用国企改制之机,索性把企业性质由国营改为股份制,命名”青岛石墨股份有限公司“,趁机处理了一些银行贷款 坏账和一些外欠债务,同时把欠职工的七个月工资转为入股,仅此一项就是580多万元,股份制的企业职工占股份37.7%。

  二:2001年,青岛市建筑材料工业总公司任命段惠彬为青岛石墨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段惠彬上任后,首先掌管黑龙江萝北县的石墨加工投资项目,任命王永泉 于文奎 刘京田 傅宪俊等人主管萝北项目的投资,据调查段惠彬在萝北项目上占有大股份,主要经营者也都占有一定股份。段每年收取萝北项目的私人股300多万元。企业假破产后,段与这伙人还一直占着萝北石墨加工厂生产经营至今。据当时在那里工作的职工讲述:他们把生产的优质石墨私自卖了赚钱,把剩下的劣质石墨已高于市场的价格,运回山东南墅公司加工销售,企业破产时,有职工质疑,就此事问清欠组负责人,该负责人答复:”他们花钱买下了工厂“试问,此项目投资额达3000多万,他们又是从哪里来的钱能够买下呢?

  三:段惠彬任职期间,吧公司的铁路仓库租赁给福建籍商人 林天德 ,做废铁炼炉条钢 建筑用螺纹钢的炼铁厂。当年林天德之所以选择在这个偏僻的矿山,主要是因为此地有自备的发电厂,段深知林某生产的建筑用材是国家严令禁止生产的,不知何故还是鬼使神差的与之合作了。反之该电厂从年利润3500万转化成为年亏损2160万。企业破产前夕,林的铁厂被当地执法部门发现后关停处罚。

  四:段惠彬在公司假破产前,将公司的大型矿山开采,加工的设备以及库存材料私自变卖。其中进口和国产车150多辆,都以极低的价格变卖。如:一辆进口的40吨吊车,公司花了上百万美元购进,而段却以20万人民币的价格变卖。段在南墅镇政府西北500米处,建起了大华厂,注册资金1000万,但实际投资自在5000万以上,法人却是董培喜和钟茂关的名义存在。原南墅石墨矿浴池被段占用并豪华装修,作为办公室和休闲娱乐的场所,原石墨矿车队5车间都是段投资的厂房,但法人如出一辙还是董培喜,以逃避司法部门的调查,真是煞费苦心。

  五:巧立项目骗取国家贷款,段惠彬借国家开发西部科技贷款立项之便,编造青海石墨项目投资的假报告,上报青岛市政府,骗的2000多万元的科技项目贷款。他们把原公司的旧设备拆下 刷新 维修,以外购的名义找青岛平度一个机械加工厂开发票,套取贷款资金1000多万元,同时还被平度这个加工厂骗了300多万元的设备款。然而在青海是与一个南方个体户联营,结果当设备安装,厂房建好试车时,才公开对外宣布那里根本没有矿源,该项目在破产时,因资不抵债,只能作坏账处理。

  鉴于事件重大,记者特此走访了原南墅石墨矿的职工七十余人,采访时这些职工很气愤,并且同意实名制报道,职工名单如下:于建义 刘明国 成林 李斌 于保刚 刘成树 赵明波 李元明 王仙旗 刘行义 刘永华 陈典新 张晓燕 张显军 李娜 高瑞凤 徐利 刘松海 刘金学 王桂平 于博杰 刘金良 赵鹏波 唐义永 李伟毅。。。。。。。。。等。

  记者还从这些人的话语中得知:一个人是做不出这么”大“的事来的,随即继续暗查,得出的结论却是令人震撼。不但调查出了一群人,还有一大家子人。。。。。。

  段氏家族:

  段惠彬的两个小舅子吴明吉和吴玉吉为公司发电厂供煤。发电厂每天的用煤量是200多吨,基本上由副厂长吴尚结伙两吴包揽,两吴和他的亲戚购买了10多辆斯太尔和北方奔驰半挂汽车,包揽了发电厂的煤炭运输。据电厂职工反映,他们送的煤的质量非常差,大都是煤矸石,这样的煤与他们送的煤价至少一吨要差40-50元,三吴垄断了六年之久。

  段惠彬的大哥段惠春是公司石墨加工厂木工,利用其弟弟当总经理的职务之便,在公司一采矿区建石墨选厂加工石墨原料,同时还把采矿区的维修厂房占为己有生产经营。段指示维修工人吧原公司选矿厂的球磨机 浮选机 电机等选矿设备拆除掉,安装到其哥哥的生产厂。公司采矿场破产后,段惠春明目张胆的到仓库搬电线电缆三四次,并把通矿区的电缆拉走,当废品卖了5万多元,无人敢阻止。段惠春采挖公司的矿石,在这里是免费的,厂房 设备都是免费的,甚至连电都免费,每年仅电费一项开支就是60多万,自然也就省了。据调查段惠春在莱西市有网点门面房多处,住宅楼3套,在青岛市有楼房多套,其子也在青岛开公司,有轿车3辆。

  段惠彬的儿子段志强,在俄罗斯的留学费用,每年30余万,留学四年,在俄留学期间开的是宝马,不愧为富家子弟。

  段惠彬的妹夫毛积江,自段上任后,便被提拔为公司职工医院的院长。真是朝中有人好做官。

  企业团伙侵吞国有资产,使职工失去赖以生存的工厂:

  一:王连玉,王连玉是公司财务副总经理,利用职务之便与其弟王连东把服务公司加工厂作为套取总公司金钱的基地,承担公司的包装物和石墨制品加工,充分利用财务资金控制结算价格 。王连东长期向总公司供应装石墨专用的塑料纺织大包,公司外购一件大包需要60元,而王连东的加工厂把每个大包的价格上浮17%总公司年大包需求量是一万一千多个。而王垄断近十年之久。在王连玉在职期间与财务处会计免费占用公司冷库开办食品加工厂,其弟至今还占公司运输公司大修厂厂房,和公司大批厂房。

  二:董培喜,原公司采矿职工。由一个采矿工调任平度项目投资负责人,利用公司投资平度市的石墨加工厂,把优质石墨私自出口赚钱,劣质石墨运回南术完任务,导致公司在平度3000多万元的投资全部亏损。段又利用企业改制的机会与董巧立名目,把企业资产低价变卖,以换取股权,最终变成董培喜个人的厂子,董还与段惠彬 段惠春 及萝北分厂厂长于文奎把企业几千万的大型设备都吞噬瓜分,并占为己有。这样几年时间里,七八个分厂的大型设备都如出一辙被瓜分,占有,从而加速了企业的破产。2006年企业假破产至今,董年生产销售收入达5000万元,并在莱西和青岛购置了多处豪华住宅,私家豪华轿车3部。

  三:王永全,原公司副总经理,黑龙江省萝北县石墨投资项目主要负责人。王接受该项目后在萝北石墨基地建立两条大型生产线,加工石墨,年产石墨近3万吨,厂长于文奎 刘敬田 傅宪俊等人,把生产的优质石墨私自卖掉,劣质石墨运回山东南墅公司加工销售,五年多的时间里,贪污项目投资款,石墨销售款1500多万元,王在任职期间在本公司职务没解聘的情况下,被萝北县政府调任该县某局局长。

  四:王延明,原公司后勤处处长,段惠彬的结拜兄弟之一。他负责公司开发地产时,未花分文既拥有了改项目的网店门面房二层楼一套,同时利用职务之便,占用公司原基建处库房,院子,开办自己的石墨微粉加工厂,一直生产到公司假破产。在生产经营的几年里,不但未向公司缴纳过任何费用,而且每年欠水电费30多万元。

  五:丁文涛,原公司副总。青海项目负责策划经营者,该项目使国家损失了3000多万元,企业假破产前,丁把公司采矿厂的厂房,改造成自己的石墨加工厂,生产经营至今。几年来,欠公司厂房费,公司电费约90多万元。另外丁 段指示电焊工 郑才伟 到公司仓库切割各分厂退库的钢板,钢材,约20多吨,小部分己用,大部分被丁拿到市场变卖。

  六:郭培尊,原公司工会 。郭利用工会控制职工代表的权利,与段合伙制定假破产条款,诱骗职工签订无奈的破产解除合同协议,从而达到私吞工会经费,与段共同侵吞破产费的目的。为知道企业破产的假象,在政策上利用职代会给段提供方便,欺骗职工代表和广大职工,并以此做交易与段分赃款80余万元。

  七:刘景山,原公司劳安处处长,在职期间虚报冒领下岗职工政府补贴款和伤残职工补助金。他指示下属采取多报人头少发放的办法变相侵吞职工的利益,致使很多下岗职工长期领不到政府给予的最低生活费,有的职工自下岗以来一次也没领到过。政府连续两年春节期间发给下岗职工每人600元补助金,就有相当一部分下岗职工被以各种理由拒绝发放。除此之外,刘甚至把伤及劳动部门补发给伤残职工的补助金和伤残费都没有按时 如数发放。刘还借公司假破产之机,与段合伙受贿为部分干部和关系人违法补办工伤(每人5000---12000不等)借机用政府拨付给职工的补偿款多补发给这些人,(办工伤的人平均每人比普通职工多领15万元)这样既收了好处费,又用政府给的破产费封了部分干部的嘴,与此同时,刘的儿子在俄罗斯留学的学费是每年30万。并在青岛买了楼房。

  八:胡建昌,原公司销售处长,胡在莱西包养的二奶就有两个,并都为其在莱西市内买了楼房,其中以个二奶就是南墅镇岳石村人,为他生了个儿子,该女子就在胡的石墨加工厂工作。破产时,胡段勾结,把石墨库中库存的300多吨石墨私自变卖,胡与段净赚了100多万元,(此事可调查石墨库保管员-赵贵成)。

  九:于文奎,原总经理助理,后到东北搞开发,现在在莱西锁厂以南莱西麻纺厂以北以于文奎和其子于晓的名义投资2500万建起了石墨加工厂,以于爱人和孩子的名义在青岛和莱西购买了大量的房产。

  十:吕洪民,原南墅石墨矿机械厂厂长,月收入一千多元的吕厂长现在却在莱西望城镇东水稻村以东500米处投资2000多万元建起了厂房,厂名为“青岛宇华矿业机械制造有限公司”

  十一:刘统令,原南墅石墨矿电厂厂长,2006年以前刘就以其爱人和孩子的名义在青岛市南区 崂山区 黄岛开发区的长江路以及莱西购置了多套房产,均属价格不菲,如此巨额财产来自何方?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艾达财经观点,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本文系作者授权艾达财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