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元以下的股票未来将重现市场之中

1996年行情发动后,中国股市已经有5年多时间没有看到股价低于2元的股票了。尽管马钢股份1998年8月有两天盘中最低破过2元,但收盘都远在2元之上。如今,5年过去了,随着形势的发展,我们有理由相信,中国股票新的低于2元的群体即将出现。这将是中国股市具有重大意义的里程碑,因为与以往不同的是,本次新1元群体的出现,标志着中国股市真正走出“后庄股时代”,进入“投资时代”。

    首先,是银广夏的石破天惊带来的可能性。10月8日是银广夏的第十五个跌停,其股价已经从事发前的30.79元跌到了6.35元。股价跌去了24元多,投资者的市值蒸发了69亿元,帐面财富损失巨大!短短15天,一个30多元的高价股可以变成一只6元附近的低价股,股市的“神奇魅力”将严重打击许多机构的信心——银行的贷款要收回去,可来可去的资金要抽回去,不保险的项目要撤出去。所以,我们节前就看到了次新股的连续跳水,这一行动仍将持续下去。投资者将对迅速催生低价股的市场多几份警觉:越来越多的资金会因此而撤退。银广夏不只是打击市场的资金,更教育投资者谨慎处之:股价9元左右的时候,银广夏还有1亿股的成交量,如今跌到6元多,居然日成交只有1800万股。这意味着股价越跌,买的人越少。

    将来,银广夏跌到2元的时候(神光9月26日曾经分析过,该股的实际价值是1元以下,跌到2元之下并无不可),也许日成交量只有几百万股?既然银广夏这样30多元的股票能跌到2元,那么,其它的10元多的呢?20元左右的呢?那些股价在5-10元之间的股票又凭什么不能跌到1元去呢?——信心崩溃,股价跌到多少都是合理的。1998年的山东产权市场,有多少股票从7-8元左右跌到几毛钱,许多投资者血本无归!STAQ和NET两个法人股市场,有多只股票长期在1毛多钱交易,有的甚至几分钱。如今,它们可以在所谓“三板市场”交易了,股价照样低——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既然别的市场股票可以跌到1元之下,上海、深圳股市的一些破烂垃圾股凭什么不能跌到一元钱呢?因此,从理论上说,中国主板市场的股票出现一些跌到1元左右的股票,是正常的,也是可能的。

    其次,是司法介入带来的必然性。国庆节前的最后一天,报纸披露了郑百文案件的新进展:对有关中介机构和上市公司的责任人员作出了警告和罚款的处分,主要人员已经依法移送公安机关追究其刑事责任。这起案件的处理,让人想起了3个月前成思危先生在人大会议上的那个报告,报告在指出“证券监管力度不够”的问题时说,“一些上市公司虚假包装上市,造成恶劣影响,至今未作出处理”。当时就有人推测郑百文的事件。郑百文本来进入了重组阶段,但新华社的长文揭露了郑百文的恶劣行径,使其重组工作停滞。但对郑百文的处罚一直没有下文。现在,在成思危先生的报告后3个月,郑百文终于没有逃脱法律的制裁。原来期望重组了事、蒙混过关的人如今锒铛入狱,让人看到了司法的威严。

    的确,司法程序从来没有象现在这样关注过股票市场。银广夏的民事诉讼引起了最高法院的重视,国有股法人股的拍卖出来了司法解释,银广夏、麦科特、郑百文的造假都有人直接被抓,这是新《刑法》的威力。从银广夏案件,我们看到,“所有严重造假的上市公司都可能被制裁”;从麦科特的案件,我们看到,“造假公司被揭露的时间越来越短”;从郑百文的案件,我们看到,“所有想靠重组掩盖过去罪恶的行径都行不通”。因此,我们可以想象,那些当年为了上市而虚假包装的公司、那些当年为了配合主力炒作而虚构利润的公司、那些当年一骑绝尘是大牛后来江河日下是大熊的股票都可能是问题所在。1998年之前,由于额度制的存在,上市公司几乎100%的存在业绩的重新包装——有的从集团中挖一块小资产,有的几家合并成一家,有的把老的改造成新的,在这个过程中,不可避免地有腐败的因素存在,不可避免地有弄虚作假的成分在。因此,神光有个判断,1998年之前的公司80%有问题。红光、郑百文、康赛、大庆联谊、蓝田股份等等,皆出其中。1998年之后,额度制慢慢归位于审批制,市场竞争更加激烈,为了争夺市场和利益,参与各方无不用其极,拉关系、走后门、虚假包装的更加猖獗,只不过在专业化的操作下,这种假被遮掩起来了而已,轻易不会被捅穿。但“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在利益分配不均的机制下,一些作假手法反而更加容易被“专业人士”揭穿。比如以前的通海高科,刚发行还没上市就被发现有问题,以至于发行至今超过一年仍无法上市。2000年8月才刚上市的麦科特,居然在一年后就被发现问题,而这个麦科特,2000年实际上已经开始出现实质盈利“改良从善”了!调查发现,麦科特的发起人、主承销商、律师、会计师、评估师居然是一大窝子全烂掉了。如此精密包装最后还能被发现,说明证券监管者的水平在上升、监管的力度在加强。

    所以,麦科特事刚发,一大批的次新股就开始出现跳水:他们有问题吗?珠峰摩托(600338)2000年12月底上市,股价一度接近24元,现在为什么只有12元多,而且周一股价跌停呢?同期的青海华鼎(600243)呢?华龙集团(600242)呢?它们匆匆跌停,意味着什么呢?9月29日的《证券时报》刊登成思危先生的讲话,仍提出“证券黑庄需要治理”的观点,我们是否可以说,这个观点再次震撼了一些“黑庄”的心呢?也许,随着越来越多的违轨和违法案件进入法律程序,一些黑庄将不得不进入“自杀”退出阶段。这个时候,它们要考虑的不是利润,不是成本,而是生存。而一旦出现了资金或者信心的任何动摇,一只庄股的毁灭将是快捷的。信心既然丧失,股票的价格就必须向其价值回归。

    中国股票的价值在哪里?神光已经在《1000点:中国股市的投资价值区?》一文中指出了,如果不实行国有股配售和回购相结合的模式,中国股市只有回落到1000点才有投资价值。而在1043点,马钢的股价就到过2元以下。文中还指出,从股票的本质价值来说,必须按照“预期的回报水平”和“市场资金的成本”来推算。我们以最近的轻骑海药(0566)的例子来说明:轻骑海药的法人股1998年的价格是2.54元被轻骑集团买走。3年后,法院拍卖,这批法人股的价格是0.32元。此时,其流通股仍接近9元,是法人股价格的近30倍。显然,股票的真正投资价值,只有法人股才有代表性。换言之,轻骑海药的投资价值应是1元以下!既然要投资,中国的绝大多数股票就要考虑其净资产、经营能力、回报能力等因素,那些无力回天的企业,其股票价格不但应跌到1元之下,甚至应跌到1分钱以下——在香港,就是有许多股票价格不到1分钱!因此,如果郑百文不能重组成功,难道其股价不可以跌到1分钱以下吗?既然郑百文可以,别的PT和ST股票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呢?既然PT和ST股票可以,那些准PT、ST的股票为什么不可以呢?

    综合上述分析,在中国的主板市场,出现低于2元的股票,不但是可能的,也是必然的。所需要的只是时间而已。而这个时间,应就在最近一两年内市场的结构性调整中。因此,对投资者来说,需要及时回避那些可能跌到2元以下的股票,回避那些在出现2元以下的股票过程中可能释放巨大下跌动量的股票,防止被它们套住。就目前的局势分析,主要应回避的是如下几类股票群体:

    一、PT、ST类股票中的重组无望者。统计表明,过去3年,中国股市重组成功的案例不超过10%。绝大多数公司的重组是注定要失败的。最近一两年,随着股市监管的加强,通过重组模式在股市中捞钱的想法将逐渐没有市场,因此,一些公司将不得不退出重组计划。比如山东三联,如果说重组后不允许它发行新股,恐怕它根本就不会想去重组。又如黄河科技,先后被几个东家看中,但为什么又先后退出?还是利益吸引不够了。股市低迷下去,风险投资全面萎缩,重组案例减少,一些PT和ST公司将只有死路一条!

    二、最近三年有重大异常表现而目前还没有得到处理的。尤其是有些利益集团,翻来覆去参与的几只股票有目共睹,未来只怕难以幸免。比如600091、600191、600291系列,比如600737、0633、0549系列等等。有些股票现在不跌,不意味着未来也不跌,有些股票看起来是跌完了,其实一有风吹草动,最先破位的仍是它们。所以,过去三年所有股价极端表现过的个股,目前不妨都一律回避的好,而不管它最近表现如何。

    三、净资产倍率严重偏高、市盈率极端高企的公司。尤其以前一些被各种概念光环笼罩着的公司,其股价严重脱离基本面,在境外早就是垃圾股了。这些股票中多数是上海和深圳的本地股,未来的压力可能不容忽视。如周一跌停的氯碱化工等。

    四、一批上市定位比较高的次新股。历史的原因造成了新股的供不应求,多数新股开盘偏高。新股神话破灭后,尤其在知道多数新股上市前的胡乱包装后,新股也将遭到抛弃。那些2000年下半年后才进去主力坐庄的股票,可能首当其冲。

    五、一批大盘、低价、业绩差的股票。比如马钢,在香港的价格相当于0.6元人民币,而其A股价格则高达3元多,上海石化在香港不到8毛钱,在大陆却是接近4元。真正从公司价值的角度说,这批低价股反而是最没有投资价值的,向下的空间比较大。也同样需要回避。

    回避掉这些股票后,还有哪些股票可以买,就跃然纸上:那些业绩稳健中有增长、向来不哗众取宠做概念、市盈率和净资产倍率及股价相对都比较低、过去一段时间跌幅比较大的股票。这些股票中,将诞生中国未来的蓝筹股。如东方集团(600811)、深万科(0002)等。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艾达财经观点,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本文系作者授权艾达财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