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宝珍:从1996股市暴跌看赛道又创新高

尊敬的各位董宝珍电台的听众:

大家好,我在几个城市跟投资者做交流时候提出一个观点:“二季度和三季度是资本市场的一个风格转换的过渡期。”我认为二、三季度是中国资本市场上赛道高估和低估进行转换,高估的日子要结束了,高估不可能再涨了,再涨地球上就没有规律了,低估也不可能长期如此了,应该发生变化了,而这个转折的时机就是二、三季度。

我预测中短期的走势的水平,跟扔飞镖的大猩猩差不多,我不仅仅像大猩猩抓住飞镖随手一扔,我还有点小逻辑。下面我跟大家谈一下逻辑。

首先,自2021年春节之后,中国股市的赛道股突然快速崩塌了,绝大部分跌了30%以上,有的甚至更高。到了2021年的7月初,整体崩塌的赛道股在过去4个月里出现了分化,有的赛道股创出了新高,有的赛道股就匍匐于很低的水平,跌幅在50%左右。

为什么在2月19日整体崩塌后,赛道股相对分化了,我进行了归因。一般来说,股票的涨跌强关联于估值水平和成长率,所以我把过去半年先跌下来,后来4个月创新高的股票和创阶段性新低的股票列出来。

董宝珍:从1996股市暴跌看赛道又创新高

我观察它们的估值水平和成长率数据,发现一个非常意外的现象,总体上创新高的赛道股要多于创出阶段性新低或者接近于新低的赛道股。已经创新高的赛道股都是高市盈率的,这里面绝大部分创出新高或者接近新高的赛道股的市盈率超过100,最高的是200倍,基本没有50倍市盈率以下的。又发现近期创出新低或者接近于新低的赛道股的市盈率普遍在50倍左右,虽然50倍是很高的估值水平,但是相对于赛道股来说他们还算是低的。

我又把这些股票的成长率列出来,发现成长率也没有什么明显的关联。事实证明在2月19日股价突然快速崩塌后,最近4个月里有的创新高跟估值水平没关系,反而是那些创新高的都是高估值的,接近新低的,都是低估值的。

排除了跟估值水平的关系,也排除了跟成长率的关系。我又做了一个数据分析,我把赛道股的公募基金占流通股的比例进行了数据统计,清晰的看到一个特点:机构持仓比例越高,股价越创新高。机构持股量越大,机构持股比例越高,股价越容易创新高。尤其是我有一个指标叫实际机构持股率,因为有很多2/3的大股东他是不参与交易的,所以你把大股东的持股量剔除的话,你会发现实际上机构的持有量,只要机构持有量达到30%,它就容易创新高。金龙鱼大家知道比较惨的一个赛道股,上市以后股价很强劲,但是2月19号以后它跌下来以后,最低的时候一路单边下跌,一度跌了50%,近期就是一直跌下来,就在底部那边匍匐于底部,金龙鱼它就没有走出很多赛道股崩塌以后又创新高的走势。这个现象我让大家看一下金龙鱼的十大重仓机构,金龙鱼的十大重仓机构基本没有几个公募基金,主要是一家私募基金,这家私募基金好几个产品都在金龙鱼里,但是这家私募基金占金龙鱼的比例也不大。金龙鱼的走势一路下跌,完美的解释了什么股票会创新低。

重要观点:机构拉抬重仓股不是为了拉升净值

那些创新高的赛道股跟基本面估值无关,跟成长无关,跟机构持有量有关,大家肯定说机构正在推升这些重仓股拉抬净值。错了!机构拉抬重仓股不是为了拉升净值!想推升净值,十大重仓股都要上涨,或者绝大部分重仓股上涨,才能够推高净值。我让大家看两个数据,2020年12月30号附近或者2021年年初,那时机构重仓股是同涨同跌的,比如某一个基金持有10家股票,那么这10家股票在年底争排名的时候,都是一起上涨,基金的净值就一定上涨了。事实上我统计发现去年底基金重仓股都是整体性一起上涨!自春节后赛道崩塌之后,我发现一个神奇的现象,一家基金有十大重仓股,可是这十大重仓股涨跌不同步了,有跌的也有涨的。数据证明现在的赛道股的涨跌不是基于推升基金的净值,我和小伙伴查阅了热门基金的的净值,发现都没有创新高,但是某些赛道股们却创了新高,但是同期重仓这些赛道股的基金从2月19号跌下来以后,几乎没有一家净值创新高!过去几个月,某些赛道股股价创新高不着眼于推升净值争排名(现在也不需要排名),那么不争排名他图什么呢?基金净值没有创新高,但是机构重仓股却创了新高,这是为什么?

老投资人都知道,韭菜是买涨的,有人要离场,但是韭菜不够用,用韭菜喜欢的方式,请韭菜入瓮!

我还提一个股票叫顺丰快递,顺丰一季度是亏损了,亏损信息发布时顺丰跌了两个跌停,跌两个跌停以后,注意它的股价就是开始画横线了,横向运动了。

董宝珍:从1996股市暴跌看赛道又创新高

资本市场的利空和利多都是快速反应的,消息对股价的影响不会持续很长,利多也罢,利空也罢,股价会在一两天之内反应,到第三天就不反应了,即使强势利空,就像顺丰快递一季度亏损,它就两个跌停以后画横线,这是正常的走势。有的赛道股从2月19号跌下来以后,到6月后期持续单边四十五度角上涨到翻倍,有好几个赛道股从2月跌下来以后到6月之后它又涨了一倍,是持续始终是单边斜线45度角向上,给你一种极其稳健强劲的上涨,它跟顺丰快递的走势就不一样。创新高的赛道股单边45度稳定上涨,客观上这种走势容易引诱韭菜们乐观买入。历史上的诱多走势很多都是这样。

2月的中旬的那次急速的突然垮塌,实际上就是已经宣布某些高估的赛道股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如果不是他内在的已经没有办法再强势下去了,他不会那么整齐划一,突然垮塌,当时的突然垮塌实际上是规律使然,事后很多赛道股的股价创出新高来。让我想起了1996底的往事!

现在你们打开股票软件,打开深成指或者上证指数看一下1996年12月16号前后的股价走势。在1996年12月16号前后,上证指数和深圳指数跌了30%,为什么跌了30%呢?因为1996年12月中旬,人民日报发表的社论叫做正确认识当前股票市场,指出中国股市严重的泡沫。社论是这样写的:“今年4月(今年指的是1996年)股票市场逐步回升,10月以后出现暴涨,从4月1日到12月9日,上证综合指数涨幅高达120%,深圳成份指数涨幅达340%,在国际上是罕见的。”然后他就列出了很多批评市场暴涨暴跌。于是在这篇人民日报社论的批评下,股市就跌了30%。但是到1997年的6月,整个指数又上涨了50%以上。

1996年12月在一个泡沫化的市场中,人民日报发了个社论,指数跌了30%左右,股价在低位待了一个月后,又历时四个月上涨了百分之五六十,随后以深圳成分指数看出现腰斩了,很多股票就跌了2/3还要多,指数跌的还算少的。1996年的走势跟2021年2月中后赛道崩塌后又创新高几乎是一样的。

为什么一样?

如果某些股票存在庄家操纵就会走出这样的走势。1996年12月的人民日报社论就明确指出:“机构大户操纵市场一些资金大户利用股市飚升和散户跟风,频频坐庄,轮番炒作。这些大户多属国有企业,凭借其地位、关系呼风唤雨,牟取暴利。他们一掷亿金,不计风险,成则腰缠万贯,败则贻害国家。这可以说是国有企业机制转变时期中国股票市场的一种特有现象。”当时人民日报批评了资金坐庄。普遍的规律是,庄家操作的股票如果遇到意外事件冲击,使得股价急速下跌,导致里面操纵的坐庄资金没有从中出来,被套在里面,庄家就会自救,底部横盘一段时间后就会操作拉升股价创出新高,引诱韭菜和接盘侠。当庄家走了以后股价就彻底崩塌了。

1996年的12月16号,人民日报社论引发的中国股市的变化跟今天的赛道崩塌一样,都是背后有操纵资金,操纵资金没有出来,就要制造上涨,吸引大家来接盘。

附件:1996年:人民日报发表社论《正确认识当前股票市场》 (10jqka.com.cn)

1996年:人民日报发表社论《正确认识当前股票市场》

今年4月以来,股票市场逐步回升,10月以后出现暴涨。从4月1日到12 月9日,上证综合指数涨幅达120%,深证成份指数涨幅达340%。这在国际证券市场上是罕见的。当前,炒股已成社会热门话题,各界人士争相入市,证券交易所几个月来新增投资者开户数800多万,总数超过2100万,股民已占城市人口相当大的比例。股票市场快步上升为我国金融市场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对我国股票市场目前的状况,我们应有一个清醒的认识。

股市因何出现暴涨

中国股市今年快速上涨,有其合理的经济根据,即全球股市普遍上扬和国内经济形势明显好转。但是,最近一个时期的暴涨则是不正常的和非理性的。第一,从市盈率的国际比较看。以12月9日为例,上海市场平均市盈率达44倍,深圳市场达55倍。而国际股市绝大多数都在20倍左右,例如纽约市场为19倍,伦敦市场为17倍,德国市场为29倍,香港市场为18倍,新加坡市场为21倍。中国股市明显处于过高状态。第二,从上市公司的经营业绩看。去年上市公司平均每股税后利润0.25元,今年上半年为0.14元,也就是说,目前上市公司的经营业绩不可能长期支持这么高的股价。第三,从违规活动与股价指数及成交额的联系看。今年以来,市场违规活动呈递增趋势,二季度末以后明显增加,与此对照,股指飞速上升,成交额急剧增加,速度之快,异乎寻常。从个股看,股价全面上扬,经常全线“飘红”。10月以后,少数亏损企业的“垃圾股”也被炒到七、八元钱甚至还高,被称为“鸡犬升天”,令人不可思议。从成交额看,沪深两个证券交易所日均成交额,今年9月份为87亿元,12月后达200亿元以上,12月5 日这一天竟达到350亿元!约相当于香港股市最高日成交额的三倍,而我国股市可流通股总市值只相当于香港股市的1/10,这就意味着股票交易过度投机明显。

当前股市超常暴涨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第一、机构大户操纵市场一些资金大户利用股市飚升和散户跟风,频频坐庄,轮番炒作。这些大户多属国有企业,凭借其地位、关系,呼风唤雨,牟取暴利。他们一掷亿金,不计风险,成则腰缠万贯,败则贻害国家。这可以说是国有企业机制转变时期中国股票市场的一种特有现象。第二、银行违规资金入市例如工商银行合肥分行和中信银行济南分行在安徽古井贡酒和济南柴油机两家公司发行股票期间,分别拆借资金117.59亿元和48亿元给非银行金融机构炒买股票。大量银行资金流入股市,推动了股价的上扬。第三、证券机构违规透支,例如中山证券公司、广东发展银行江门分行、海南港澳国际信托投资有限公司等证券经营机构在江苏索普和青海明胶两公司发行股票 期间,违规透支16.5亿元买股票。第四、新闻媒介推波助澜一部分报刊、电台、电视台、声讯台的股评节目和证券咨询机构极少进行风险告诫,而是一味鼓噪,有的甚至传播谣言,误导股民。一些非法出版物信口开河,发布“大牛市赚大钱”一类毫不负责的言论,以此招徕 读者,牟取利益。第五、误导误信股民跟风,实际上股票市场没有永远的多头,总是有涨有落,暴涨必暴落,各国股市无一例外。由于相当多的投资者在股票上升时期新入市,没 有摔过跤,缺乏风险意识,轻信舆论误导,误认股市必能不跌。还有一个心理因素不可忽视。由于今年抑制通货膨胀成绩显著,银行对新增储 蓄取消保值贴补,又两次降低存、贷款利率,不少市民认为储蓄存款收益率低了,不如炒股,风险不大,获利更多。这是一种误解。实际上,去年定期储蓄存款利息为10.98%(一年期),但去年零售物价上涨幅度为14.8%,存款实际利率为负3.82%,也就是说存款贬值了。今年调整后的存款利率为7.47%( 一年期),但零售物价指数只上涨6.2%,实际存款利率为正1.27%,储户得到的实利比去年多。银行储蓄仍然是收益稳定、最安全可靠的投资方式。目前中国股市的过热情况,使我们联想到美国1929年的股灾。当时,美国股市也是一片涨声,在纽约,连出租车司机和街头擦皮鞋的都加入了股民大军。不管什么阶层的人,见面几乎都是议论股票,没有人认为股市会跌。这就是所谓的“羊群效应”。在这种气氛下,股指一路狂涨,到9月达452点。但好景不长,终于发生震惊世界的大崩溃,从10月开始一路狂跌,一直跌到1932年的58点 ,使很多银行、公司和个人都倾家荡产。中国的股民,应从全球多次股灾中汲取教训。

股市有涨必有落

考察各国股票市场发展的历史,可以看出,没有只涨不跌的股市,缓涨可能缓跌,暴涨必然暴跌,这是各国股市的一条共同规律。八十年代,***证券市场高度泡沫化,日经指数从1988年初的21564点一路上涨,到1989年底涨幅达80%,但从1990年初的38921点开始一路下跌,到1992年8月跌到14194点,跌幅达63%,之后长期低迷,始终在15000到20000多点之间徘徊。我国证券市场在过去短短几年中,股票指数出现了三次大起大落。以上海为例,第一次从1992年的1422点跌到1992年11月的394点,第二次从1993年2月的1537点跌到1994年7月的334点,第三次从1994年9月的1033点跌到1996年初的537点。在这三次大的波动中,大量机构和个人投资者被套牢,或者被迫“断臂割肉”,蒙受很大损失,严重打击了投资者信心,使证券市场长期处于低迷状况。暴涨所以会导致暴跌,是客观经济规律决定的。价格决定于价值,价格严重背离价值的情况只会是暂时的、短期的和有条件的,而不可能是长期的、永久的和绝对的。在一般情况下,股票价格主要是由上市公司业绩决定的。就某一个上市公司而言,经营业绩可能会因某种特殊的商业机会或发明创造而在一定时期内高速增长。但绝大多数公司的经营业绩是与国民经济的整体发展状况相联系的。上市公司即使比一般公司经营业绩好一些,也是有限度的。因此,作为体现上市公司群体股票价格水平的指数,无论是综合指数,还是成份指数,都是与国民经济发展的整体水平密切相关的,是国民经济发展状况的反映。正是由于这一内在规律的作用,一些国家股市在进入相对成熟的阶段后虽必有涨落,但一般不会在短期内出现超常的大起大落,而是处于相对稳定的状态。一旦出现大的起伏,也是其国民经济状况出现异常的一种必然反映。但在中国,由于上市公司的数量少,规模小,在国民经济中所占份额不大,股指的暴涨暴跌并不反映国民经济的整体状况,而主要是反映了市场的投机程度。换句话说,在市场发展初期,股市暴涨暴跌的主要原因是市场参与者的过度投机。股市出现暴涨暴跌,无论对投资者,还是对社会,后果都是相当严重的。例如 1987年10月“黑色星期一”,美国道·琼斯指数一天内下跌23%,一周内累计跌幅达31%,市值损失一万亿美元,不少公司遭受严重损失。1994年底,墨西哥发生了震动全球的金融危机,一个月之内,股市狂跌,墨西哥比索贬值1/3以上。不仅几乎导致墨西哥经济的瘫痪,而且影响整个美洲金融市场,对世界也有不同程度的影响。对于股市暴涨必然带来暴跌,不少机构和个人投资者都不以为然,他们众口一词,说明年香港要回归,十五大要召开,政府一定要把经济搞好,绝对不会让股市掉下来。这一种对股市的估计是十分糊涂的看法。政府要把经济搞好是真,但绝对不会在股市暴跌时去托市,也托不起市。投资者对此不能抱有任何幻想。投资股市,风险自负,赚钱自得,损失自担,这在任何国家都样。目前的股市已到了很不正常的状况,孕育的市场风险越来越大,需要引起投资者足够的重视。道·琼斯指数今年涨了27%,12月5日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格林斯潘就出来提醒公众,股市存在非理性的过热因素。这难道还不足以使我们引以为戒,恢复理智吗?

董宝珍:从1996股市暴跌看赛道又创新高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艾达财经观点,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本文系作者授权艾达财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