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务缠身破罐子破摔?千山药机被监管问询是否“有药可医”

艾达财经综合2021-06-11 23:20:0210千山药机

从公司银行账号被冻结、新增诉讼事项,到立案调查进展、公司违规对外担保,再到股票存在终止上市风险,千山药机各种风险提示层出不穷

债务缠身破罐子破摔?千山药机被监管问询是否“有药可医”

《投资时报》研究员 余飞

翻开湖南千山制药机械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千山药机,300216.SZ)的公告,你可能会惊讶于,为何一家上市公司能千疮百孔到如此地步。

从公司银行账号被冻结、新增诉讼事项,到立案调查进展、公司违规对外担保,再到股票存在终止上市风险,各种风险提示层出不穷。

出于对投资者利益的保护,深交所10月11日向其下发半年报问询函,就上市公司如何探索新业务模式,以及长城资产签署意向协议是否存在后续进展等进行了询问。

但面临如此多的“窟窿”,千山药机能否扛过被终止上市的风险,目前来看仍是未知数。

债务缠身巨亏不止

千山药机2011年5月登陆创业板,主营业务为制药装备、医疗器械装备及医疗器械的生产销售,主要产品有非PVC膜软袋大输液生产自动线、塑料瓶大输液生产自动线、塑料输液容器用聚丙烯组合盖、智能动态血压计等。

上市后的几年,千山药机业绩情况还算稳定,但自2017年起,该公司经营情况开始急剧恶化陷入亏损,至2018年净利润更出现巨额亏损。据财报显示,千山药机2018年实现营收2.01亿元,同比下降34.78%;净利润亏损约24.66亿元,这一亏损额数倍于该公司上市以来累计实现的净利润。

而这一切,都与关键人物刘华山密切相关。

刘华山为千山药机原实控人刘祥华胞弟。根据该公司2018年报显示,出现巨额亏损的主要原因包括:报告期内已对公司关联方刘华山占用的资金9.27亿元进行全额计提坏帐准备,对子公司湖南乐福地医药包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乐福地)业绩补偿款中的3.38亿元进行了全额计提坏帐准备,含有对外担保计提预计负债2.37亿元。同时,受报告期内债务危机及资产受限等影响,公司生产经营进度缓慢,营业收入下降,财务利息费用同比大幅增加。

资料显示,刘华山占用的上市公司资金包括两部分——借款和代付担保款,截至去年底分别约为9.21亿元、660万元。

而千山药机在2015年以5.56亿元现金收购的乐福地,业绩亦一路下滑,2015年至2017年实现的净利润分别是3915.84万元、441.12万元、-2593.04万元。

事实上,收购前乐福地的实控人正是刘华山,后者持股约37.56%。因未完成对赌协议,刘华山等原乐福地的25名股东承诺补偿现金3.88亿元,但截至2018年年底仅补偿了2154.51万元。

在刘华山的频繁“运作”之下,千山药机2018年末经审计的净资产甚至为-17.95亿元。

针对千山药机2018年财报,审计机构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而这已经是上市公司连续第二年被出具非标审计报告。

时至2019年上半年,亏损情况依旧持续。半年报显示,千山药机实现营业收入约1.04亿元,同比下降15.69%,对应实现的归属净利亏损约2.99亿元,同比下降43.75%。

而根据最新披露的2019年三季报预告,千山药机亏损额最高可能达到4.79亿元。

千山药机近一年股价走势图

债务缠身破罐子破摔?千山药机被监管问询是否“有药可医”

数据来源:Wind

深交所问询债务问题

针对千山药机的现状,深交所在问询函中集中问询了公司业务、债务、应收账款以及后续处理问题。

在半年报中千山药机表示,受报告期债务危机及资产受限等影响,制药机械业务的生产和销售下滑;报告期内,财务费用、减值损失也大幅度上升。截至半年报期末,该公司净资产为-20.94亿元,因存在大额逾期债务未清偿,若债权人对公司未来发展的信心不足,可能会向法院申请公司破产。

针对上半年装备板块业务订单大幅下滑,且还在探索新业务模式的状态,问询函要求千山药机结合债务情况,补充说明现阶段探索新业务模式的可实现性与合理性。

10月14日,千山药机在新近发布的三季度预告中表示,将推进解决债务危机各项工作,逐步恢复公司正常经营,并自查经营和管理中的缺陷并予以整改,规范公司运作。具体措施包括大力组织公司应收款项的回收,重点放在收回关联方占用的上市公司资金和乐福地原股东的业绩补偿款;召开债权人会议,协调债权人同意公司的债务分期偿还并减免公司利息、罚息及部分本金,解除对公司资产、银行帐户的冻结,为公司松绑;以及与长城资产仅签署了意向协议,拟落实与长城资产正式协议的签署,并推进债务重组的具体方案和实施工作等。

针对千山药机解决债务的措施,问询函中要求公司补充说明与债权人沟通情况,债权人会议能否召开,协调债权人同意公司债务分期偿还并减免公司利息、罚息及部分本金等是否可行等信息。

此外,针对与长城资产合作推进债务重组的情况,问询函要求千山药机补充说明公司与长城资产签署意向协议是否存在后续进展,能否继续推进。

不容乐观的是,造成千山药机当前状况最主要因素的刘华山,似乎已准备要将“老赖”进行到底。企查查信息显示,当前刘华山已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限制消费人员,同时还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被法院强制执行。

事已至此,千山药机董事会注定无法平静。据半年报信息显示,该公司董事金益平、杨春平、石青辉在审议公司半年报的董事会上投弃权票,原因在于对公司“持续经营存在疑虑”。其认为,由于资金困难公司陷入经营困境、资不抵债,且无法偿还到期债务,涉诉债务巨大。此外,银行账务被冻结,关联方资金占用、业绩补偿款等均回收困难也加剧了公司的资金紧张状况。

有消息显示,目前不少中小投资者已经准备开始维权行动。《投资时报》研究员从维权平台上发现,已经有投资者开始向千山药机发起索赔倡议。面对千疮百孔的公司现状,如果再没有行动,恐怕千山药机这次真的“无药可医”。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艾达财经观点,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本文系作者授权艾达财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艾达财经

艾达财经www.aidajiancai.cn作为专业的金融知识分析网站,为您提供权威的股票分析与行情解答,还有各类黄金期货解析与财经资讯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