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续四个一字跌停,今天才成交1手,千山药机5万股东“被埋”

艾达财经综合2021-06-11 23:06:0210千山药机

记者 | 赵阳戈

8月5日复牌进入退市整理期至今,已经是四个“一字跌停”了,千山退(300216.SZ)看起来有些凉凉,近5万股东挤破头欲冲出枷锁,但结果是可想而知的,比如8月10日这天只有1手成交,全天千山退的成交额也就250元。

退市的导火索则是公司2018年末经审计净资产为负,且2017年、2018年年度财务会计报告均被注册会计师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至于千山退公司和公司的实控人,则因为虚增收入、利润、占用资金等也收到来自监管层的行政处罚决定以及市场禁入决定。

2015年虚增利润7950万元自2018年1月16日被证监会立案调查以来,2年半时间终令真相浮出水面。据上市公司收到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市场禁入决定书》显示,千山退早在2015年年报中,就存在虚假记载,其中一项,便是违规确认与浏阳市华冠出口花炮有限公司(下称华冠花炮)的设备销售收入。

2014年12月9日,千山退与华冠花炮签订了烟花生产线合同,销售数量10条,销售金额10500万元。千山退2015年年报及相关账务记录显示:2015年,完成10条烟花生产线的生产交付和调试安装,收到销售回款7883.1万元,确认了销售收入8974.36万元、利润5769.37万元。

经查,华冠花炮2015年至证监会现场调查截止时未取得安全监管部门核准的生产许可证,也未完成相关烟花生产线的安装和厂房建设。截至2017年12月31日,千山退实际仅向华冠花炮交付1条烟花生产线,作为华冠花炮试验和展示使用。立案调查后千山退才于2018年2月6日至10日向华冠花炮交付剩下的生产线。被调查时,上述生产线未拆除包装予以安装、未达到预定可使用状态,无法确认其实际交付的真实数量。华冠花炮2014年至2016年没有向千山退转入任何资金。也就是说,上述行为导致千山退2015年虚增收入8914.36万元,虚增利润5769.37万元。

此外,在2015年,千山退还虚构九江清源实业集团有限公司、江西康胜医疗设备有限公司、广西裕源药业有限公司、淮安润德机械设备有限公司、山东康和医药包装材料科技有限公司、上诲中成融资租赁有限公司等6家客户的销售回款。但实际上,千山退银行对账单显示大量的回款没有相应的资金流水记录。就这么一下,2015年,千山退通过虚构销售回款,虚减了应收账款13246.9万元。根据公司会计政策及相关应收账款账龄测算,公司当年少计提2015年坏账准备2181.16万元,虚增利润2181.16万元。

两项相加,2015年千山退虚增的利润达7950.53万元,而根据其披露的2015年年报显示,千山退表示当年净利润有5976.7万元,扣非净利润有3777.49万元。

2016年虚增利润27716万元2015年暗渡陈仓之后,2016年,千山退又打起了华冠花炮的主意。上市公司2016年3月9日和8月8日再次与华冠花炮签订了两份烟花生产线合同,销售数量分别为20条和5条,合同金额分别为21000万元和5250万元。千山退2016年年报及相关账务记录显示,2016年,完成25条烟花生产线的生产交付和调试安装,并确认了销售收入22435.9万元、利润13733.16万元,收到销售回款5160.15万元(其中银行承兑汇票2796.05万元)。

经查,千山退直至立案调查后才向华冠花炮交付烟花生产线,调查时实际未完成烟花生产线的安装调试。销售过程中,华冠花炮没有安全监管部门核准的生产许可证,千山退也没有向华冠花炮开具烟花生产线的销售发票。千山退虚构了上述烟花生产线的销售回款,2014年至2016年华冠花炮未向千山退转入资金;2017年向千山退转入的6500万元,实为长沙经济技术开发区经沣财务咨询有限公司向千山退提供的借款。该行为直接导致公司2016年虚增收入22435.9万元,虚增利润13733.16万元。

这还没完,千山退还存在未如实对解除与太平洋证券的应收账款保理业务进行会计处理,根据处罚书显示,这导致了2016年度虚减应收账款11656.1万元,虚减应收账款坏账准备11656.1万元,虚增利润11656.1万元。

当然,前述对6家客户虚构的回款,实际上也该在2016年进行计提坏账准备2327.18万元,也就是说这部分虚增利润2327.18万元,再加上前述的各项,2016年千山退共计虚增了27716.44的利润。千山退的2016年年报披露,该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净利润为2.06亿元,扣非净利润3872.77万元。现在回头来看,披露数据与真实数据落差巨大。

同时,千山退在2016年还有虚增在建工程的情形。2016年8月,千山退子公司湖南千山慢病健康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千山慢病)与长沙春华建筑有限公司(下称春华建筑)签订慢病精准管理与服务平台《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合同全额为1.8亿元。千山退2016年年报及相关账务记录显示千山退2016年代千山慢病支付给春华建筑工程款9166.23万元,其中以银行存款代付工程款5861.29万元、以银行承兑汇票背书方式代付工程款3304.95万元。

但后来经查明,2016年,千山退将实际支付给刘祥华、刘华山所控制的陈某华账户2834.85万元、湖南新中制药机械股份有限公司账户3000万元及虚列的银行存款支出26.44万元,合计5861.29万元记入在建工程;将自华冠花炮获得的银行承兑汇票2130.96万元、自广东南国药业有限公司获取的银行承兑汇票1173.99万元,合计3304.95万元,虚列背书支付给春华建筑,并记入在建工程。千山退2016年年度报告以上述方式虚增在建工程9166.23万元。

2017年被掏走10亿资金终究纸包不住火,在2015年、2016年虚增利润之后,千山退披露2017年亏损3.24亿元,获得了一份拒绝(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接下来的2018年巨亏24.66亿元,2019年亏损7.85亿元,2020年一季度亏损1.7亿元,无一幸免。不过,没在业绩上做文章的千山退,2017年却在资金占用上秘而不宣。

刘祥华担任千山退董事长、法定代表人、总经理,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之一,截至2017年12月30日,持有公司股票5358.35万股,持股比例达14.83%。刘华山系千山退董事长刘祥华的胞弟,2002年至2012年7月任公司财务部长、财务总监,2017年至今在湖南乐福地医药包材科技有限公司担任董事长。刘样华、刘华山为千山退关联自然人。经查,刘祥华、刘华山主要控制了刘祥华、刘华山(4个银行账户)、陈某华(2个银行账户)个人账户,湖南康都制药有限公司、湖南康都制药有限公司祁阳分公司、湖南乐福地医药包材科技有限公司、湖南天宇建设工程有限公司、湖南新五洲医药包装有限责任公司(2个银行账户)、湖南新中制药机械股份有限公司、长沙奥林斯特机电设备有限责任公司、江苏金融租赁股份有限公司等单位账户与千山退之间进行资金划转、调拨,上述公司构成千山退关联法人。

刘祥华、刘华山主要通过3种方式占用千山退资金:一是直接将千山退及其子公司的资金转移至其实际控制的个人或单位账户;二是将千山退通过民间借贷所融得的资金直接从出借方账户转至其实际控制的个人或单位账户;三是通过支付工程款、货款等名义将千山退的资金转至其实际控制的个人或单位账户。

经查,2017年千山退转入刘祥华、刘华山实际控制账户资金额193954.06万元,刘祥华、刘华山实际控制账户转回千山退资金额80248.53万元。截至2017年12月31日,刘祥华,刘华山控制本人及陈某华、湖南康都制药有限公司祁阳分公司、湖南新五洲医药包装有限责任公司、湖南新中制药机械股份有限公司等银行账户实际违法占用千山药机资金余额101208.12万元。上述关联方资金往来中,千山退与刘祥华、刘华山等关联自然人发生的交易金额均在30万元以上,与湖南康都制药有限公司祁阳分公司、湖南新五洲医药包装有限责任公司、湖南新中制药机械股份有限公司等关联法人发生的交易金额有106笔在100万元以上,且占千山退2016年年报审计净资产绝对值的0.5%以上,千山退未按有关规定及时合规履行关联交易审议程序和信息披露义务,直至2018年6月9日,千山退发布2017年年度报告时才披露。

退市整理踩踏不断一干事件浮出水面,令人震惊,最终证监会决定对湖南千山制药机械股份有限公司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的罚款;对刘祥华、刘华山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30万元的罚款;另外对相关人士周大连、姜纯、钟波、刘燕、邓铁山、王国华、郑国胜、彭勋德、黄盛秋、付慧龙、金杰给等也作出了相应处罚。更为重要的是,证监会还决定对刘祥华、刘华山采取终身市场禁入措施。

千山退的经营不善遭致恶果,不但公司的多个银行账户被冻结、部分资产被拍卖,而且因公司2018年末经审计净资产为负,且2017年、2018年年度财务会计报告均被注册会计师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千山退还从2019年5月13日起经历了为期1年多的暂停上市,又于2020年7月14日,千山退收到深交所关于公司股票终止上市的决定,最终在2020年8月5日复牌进入退市整理期。

据悉,退市整理期为三十个交易日,预计最后交易日期为2020年9月15日,在退市整理期里,公司也不能筹划或者实施重大资产重组事宜,如此背景下,才发生股价的“踩踏事件”,截至2020年8月10日收盘,千山退报收于2.5元,收盘时123.7万手的卖单在跌停板疯狂排队等候着出逃的机会。据公开信息显示,截至2020年5月31日,千山退尚有48184户股东,户均持有6053股流通股,这近5万户股东被“锁”在了局中。

连续四个一字跌停,今天才成交1手,千山药机5万股东“被埋”连续四个一字跌停,今天才成交1手,千山药机5万股东“被埋”不断下跌的股价也引起了连锁反应,比如股东王国华的质押就出现违约,可能被强制平仓,但这种架势下,就算触发强制平仓,是否能出局仍是未知之数。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艾达财经观点,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本文系作者授权艾达财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艾达财经

艾达财经www.aidajiancai.cn作为专业的金融知识分析网站,为您提供权威的股票分析与行情解答,还有各类黄金期货解析与财经资讯分享!